第303章 暗示连连心存疑虑_凤花锦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的香头,还烧了他的手。

  张延与夫人面面相觑:佛祖不受他的香,也就是他求的事,是被佛祖拒绝的。

  刚好他心中想着昨天大殿檐上落瓦的事,求的是朝廷祥和,国泰民安,难道......真要有什么变故?

  他交代和尚千万不要说与人知,自己待着妻儿匆匆离开了承恩寺。

  “老爷,这是怎么了?”张夫人不安的问道。走得急,连香火钱都忘了留下,她不知道是不是该提醒老爷一下。

  四姑娘张宛如也挺遗憾的,自己和赵莹说好了,吃斋饭的时候两人碰头,现在可好,只烧了个香,父亲匆匆忙忙就带着一家人走了。

  张延心里生出了点点疑虑:先皇迁都第二年,北京师皇宫三大殿遭雷击起火,今天是洪熙帝更年号的第一天,自己为国运祈福,菩萨竟然不受自己的香火......

  难道这就是大家私下里传的:正位还朝?

  大年初一寺里烧香的人不少,街上却冷冷清清,许多酒楼饭庄都歇业了。

  以前花荞和呼延锦爱去的那条街上,也没了往日的热闹。

  张樾一个人走在街上,他已经赶到应天府三天了,可既没有找到太子、呼延锦,也没法往京师里去信打探。

  联系了一下南京锦衣卫,他才发现,已经没几个人了。也对,年轻好用的,当初都往北京师里带,留下来的,一半是上有老下有小,一半是歪瓜裂枣。

  北风将张樾的大氅吹得猎猎作响,他却连扯都懒得扯一下,只把酒囊凑到嘴边,仰头喝了一大口。

  真是憋屈!要来找太子报信,来到应天府人找不到,整个城防松松垮垮,十八个外城门形同虚设,看上去一派祥和,其实都是垃圾!

  前天晚上他悄悄走了一趟汉王府,没想到,汉王府里戒备森严,凭自己的轻功都差点被发现。还好荣国公府离汉王府不远,张樾几个起落回了家。

  过去的魏府,早就被易呈锦改成了易府,虽说在同一条街上,可一东一西,走起来距离并不近。

  张樾待了几天没什么进展,只好等皇太子、呼延锦到了再说。

  他又想起被自己扔在半路上的花荞,早知道是这样,何必狠心抛下她?

  张樾与张延的马车擦身而过,张延有些奇怪:这不是河间王张玉的儿子张樾吗?他的皇上身边的锦衣卫,他怎么会出现在应天府?

  洪熙帝登基以后,将一批被先皇下了大狱、贬为庶人,或是褫夺爵位的大臣王侯,都官复原职、恢复封号,一些有功之臣还进了爵。

  已故的荣国公张玉,就被封为河间王。他的两个儿子都封了公侯,就连最小的张樾,也升了锦衣卫指挥使同知。

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