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0章 广陵驿太子密点兵_凤花锦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船行至广陵驿,因为要换马车去往应天府,大家上了岸。

  广陵驿丞到渡口迎接。

  驿丞是三十左右的中年人,长相俊美,风度翩翩。一看就是殷实之家的子弟。

  呼延锦递上文书令牌,他收验后上前行礼道:

  “小人孟琛,恭迎太子殿下。殿下请正堂稍事休息,有人正等着拜见殿下。”

  太子与呼延锦被关入地牢时,二人贴身物品皆被搜出,但因没有得到汉王如何处置的指令,家将并不敢随意处置,只讲它们集中放在地牢的桌上。

  出地牢之前,呼延锦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回这些物件。

  孟琛刚请太子在大堂坐下,门外进来一人,竟然是皇上身边的太监福安。

  福安脸色很不好,他只比皇太子早到半个时辰。从顺天府到应天府马驿和水驿是完全不同的两条路,迢迢两千余里,硬是让福安换马不换人,五天时间跑到了皇太孙的前面。

  原来,在正月初一皇太孙往京城飞马传信的前几天,皇上已经收到应天府的密报,说南都大臣们都在传建文帝的第三子要还朝了。

  曾经预言过太宗皇帝死于北伐归途的预言家,预言洪熙帝寿不过半年,这就是上天对篡权者的惩罚。

  他甚至预言,应天府乙巳年将遭天谴,届时包括紫金山在内,将会地动山摇。

  这个预言家的预言,比任何人的动员更有效。

  加上留在南都的,都是些老臣,太宗皇帝迁都这几年,对南都关心愈发减少,这些老臣也多有不满。

  大家对建文朝的怀念,就在预言的鼓动下,被无限放大了。

  洪熙帝一口老血吐在龙案上,自己派太子去南京,为的就是安抚旧臣,没想到这件事还是发生了。

  从密信中请求皇太子坐镇应天府这句话来看,本该已经到达应天府的太子,如今不见踪影。

  洪熙帝害怕参赞机务兵部尚书张延靠不住,便拟了圣旨,任朱瞻基为龙威大将军,可随意调动南部卫所军队,确保应天府无虞。

  福安立即带着圣旨星夜兼程,日行四百里,五天时间到了应天府,可应天府城门紧闭。

  问了城外的百姓才知道,大年初三应天府发生了地动,虽然震得不明显,但应天府附近都有感受。

  建文帝的儿子,就是在地动中,被守门将军打开城门迎接入城的。

  第二个预言又实现了,这个神秘的预言家,立刻在应天府家喻户晓。

  福安进不了城,心急如焚。又想既然是打开城门迎接朱文至,那太子是不是已于不测?

  太子走的是水路,水路的终点是广陵驿,他只得揣着圣旨,一站一站的往广陵驿找。

  谁知到了广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