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9章 辞东昌途经子婴沟_凤花锦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等他们躬身从地道出去,黄知府已经官服笔挺的在河堤迎驾了。

  马车上,花荞把这几天的事向皇兄他们说了一遍,又把南都的事也说了个大概。

  朱瞻基这才知道,他们在漕河被内鬼麻翻,凿洞沉船,这些确实都是汉王干的,自己没猜错。

  更可恶的是,易呈锦洗劫了万户山庄的火器,还有可能已经与汉王勾结,就在正旦春假这段时间攻城。

  “孤必须立即赶往应天府,黄大人,备笔墨。”

  太子的亲笔信,连夜向顺天府和南直隶卫、浙江卫、江苏卫飞去。

  可惜,漕河夜里禁航,现在冬季水量小,硬要开船,还有触礁的风险。他们只好在府衙住一夜。

  太子正要去内府休息,外面有人来报,王府起火了,原因是鞭炮崩了火星子烧了马棚。

  “都去休息吧,汉王吃了个哑巴亏,谅他也不敢怎么样。”朱瞻基睡了几天牢房,就急着回房间泡个澡。

  花荞的房门虚掩着,她静静等着那个推门的人。

  过了一会,梳洗干净的呼延锦闪身进来,他一关上门,便将那个迎着他冲过来的人,紧紧搂在怀里。

  他低头忘乎所以的亲吻着她,她仰脸不顾一切的回应着他。

  朝思暮想的心痛,在唇齿之间,都变作化险为夷之后的缠绵。

  “我那天在码头上看见两个乞丐,便决定试一下,能不能通过他们找到你,我以为你会告知皇上,派兵来救我们。没想到,你已经出了京城,走在去南都的路上了。”

  “幸好是这样,我能早一点见到你。”

  “胡说,这样多危险?这次是碰巧,万一没有这个运气,能打地道进去,他们有任何一种暴露的可能,估计你我和太子,都要交代在东昌府了。”

  呼延锦又吻了吻她的唇,笑道:

  “我连下辈子的命也给你了,来生,你可不要忘了我。”

  “不会,哪个债主会忘了欠债的?”花荞抿嘴笑道。

  “那......债主大人,明天您打道回京师吧,应天府那边救师傅和花荣,您就放心交给我。”呼延锦实在不愿意花荞跟着去。

  南都的战事一触即发,自己又是处在矛盾的中心,呼延锦真的无法预料,每一个明天,会发生什么样的状况。

  “谨逸,你明明知道,我不肯的......”

  不是吗?阿爹、花荣,还有他都在应天,我回那冷冰冰的顺天做什么?

  翌日黎明,整个东昌府在炮竹声中醒来,空气里飘荡着黑火的味道,家家户户门前,都是一片红色纸屑。

  那些早早起来等着拿压岁红包的孩子们,三五成群的蹲在炮竹纸屑上,举着支点燃的香,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