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9章 辞东昌途经子婴沟_凤花锦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找着没点燃的小炮。

  朱瞻基一行人,就在这样的飘着黑火味的空气中,心情复杂的登了船。

  同样的气味,它可以是正旦年节的欢喜,也可以是血肉横飞的悲伤。

  风帆鼓起,顺风南下,船移快似镜面滑。

  大年初一,漕河上静悄悄的,刚好他们可以全速行进。朱瞻基站在船头,想着随船沉入河底的萧炎、萧忠和李福,心如刀割。

  今日黄知府会带人去找沉船,可已经过去那么多日,结果不过是徒增悲伤。

  船行至淮阴驿的时候,花荞却提出去一趟万户山庄。

  “陶庄主和少庄主,当时只是逃走,我们并不知道,除了易呈锦拿走的那些东西,山庄里还有什么?”

  “不错,那批火器的优劣势,也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。好,那就拐进去看看。”

  子婴沟附近没有驿站,只有让最近的驿站送了马到渡口。

  小高点燃了信号弹,很快,里面有人出来,竟是陶青翼。他见是皇太子和呼延锦,吓了一跳,赶紧下马迎接。

  进了山庄,陶庄主将他们迎进正厅,花荞见他们要谈事,便提出自己去看看陶青羽的墓。

  青翼正要陪她去,花荞道:“不必耽误你,你这里有没有熟悉的婢女,随便找一个来带我去,就可以了。”

  陶青翼会意,忙去叫了灿儿出来。

  灿儿原是花荞留在山庄照顾阿爹的,阿爹那时发痴,身边离不了人。

  见自家姑娘来山庄里寻自己,灿儿悲喜交加,见了花荞,更是泪如雨下。

  她还没开口,花荞对她做了一个“嘘”的动作。带着她离开了正堂门口。

  “姑娘,这是......”

  “没人知道阿爹是从山庄里被劫走的,就算将来知道,也不会承认相识。所以你与我,只是之前在山庄里见过,知道吗?”

  灿儿连忙点点头。

  花荞叹了口气,说到:“走吧,带我去看看青羽。”

  青羽的坟,孤零零的躺在向阳的山坡上,陶家的祖坟并不在扬州,他们搬到子婴沟万户山庄,不过是这十多年的事。

  当时,陶元琅已经开始替永乐帝研制火器,子婴沟既濒临漕河,又自成一体,所以设置驿站的时候,特意没有在这一带设点,也是为了避人耳目。

  花荞将刚才在路上折的松枝放在青羽的坟头,潸然泪下:

  “都怪我太自私了,不该想那个法子将你嫁给易呈锦,没想到,会害你丢了性命。”

  “不是易大人求亲了,陶姑娘才嫁给他的吗?我们都觉得,她说起易大人说起孩子,一直很开心啊......”灿儿诧异的说。

  “是吗?她自己是这样说的?那就是吧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